• <source id="ekkuu"><bdo id="ekkuu"></bdo></source>
  • 基地動態

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基地動態 > 基地動態

    衡陽老工業基地,這樣創業(傾聽·轉型中國)

    加入時間:2015/06/11 12:03:00 | 訪問量:712|來源:人民日報

          倒閉企業多、下崗工人多、閑置廠房多……老工業基地標簽式的諸多“包袱”,在湖南衡陽卻另有一番風景。

          國有企業改制“靚女先嫁”后,原本少有人問津的“邊角余料”變身為創業基地。換個視角審視,閑置的廠房設備,下崗的技術工人,都成了創業的先天資源——100多家老企業倒下了,600多家新企業卻在原地被“孵化”出來。

          記者近日走進湖南衡陽,探尋這個老工業基地的創業經。

          困境——

          110多家企業長期停擺,數萬名下崗職工待安置

          16年前出任湖南衡陽市鋁制品總廠廠長時的場景,依然能在劉光軍的腦中清晰映現。

          設備閑置,廠房空蕩,沒及人腰的雜草在廠區瘋長……“沒有人敢在廠區內隨便走動,因為常常有蛇出沒!眲⒐廛娮隽艘粋略帶夸張的比喻:“就像森林公園!

          彼時的衡陽鋁制品總廠,已停產5年,工人們全部下崗,收入斷了來源。管理層的辦公樓,常常被前來討要生活費的工人堵住大門。劉光軍之前的領導班子,差不多幾個月就換一撥,基本沒人站得住腳。

          當家人就像等米下鍋的主婦,上面來一點錢,就立馬發給急需錢用的職工。

          這般慘淡的境況,遠不止鋁制品總廠一家。1950年建廠的衡陽建湘柴油機廠,1996年進入了停擺狀態。在工廠子弟段超的記憶中,除了廠區內的大樹依然枝繁葉茂,整個工廠就像一臺銹跡斑斑的機器,

          “企業的水網因為老化,每月就要流失3000噸水”。

          作為全國26個老工業基地之一,衡陽的國有企業一度輝煌,卻在市場經濟浪潮中紛紛陷入困境,300余家國有企業進入停擺狀態。國企改制“靚女先嫁”后,仍有160多家“邊角余料”少人問津。數十億元債務壓身,數萬名下崗職工待安置。

          企業不是沒想過辦法。劉光軍上任后,就一度嘗試對外招商,“請過香港的老板,投了幾百萬,還是不見起色,錢打了水漂”?烤葷肋h是杯水車薪。在建湘柴油機廠,一些廠房開始面向老員工和外來者出租;同樣的廠房租賃也開始在鋁制品總廠出現!拔覀兊南敕ň褪遣蛔審S房閑置下來,能夠產生一點點效益!眲⒐廛娬f。沉淀的資源由此被慢慢撬動。

          重生——

          盤活存量資源,600余家創業企業原地成長

          作為第一批進駐鋁制品總廠的創業者,陳曦2003年帶來的“家當”,不過30多萬元的啟動資金和5名員工。租了800平方米廠房,添置了幾臺二手設備,他的衡陽市雁江林汽車配件廠,就這樣起步。

          對于創業者來說,別人眼中的“包袱”,卻是難得的先天資源——不錯的地理區位、現成的廠房設備以及經驗豐富的技術工人,可為他們省去大量的前期成本。

          唐小林,朝陽動力機械有限責任公司管理部部長。他所在的朝陽動力,用的是原建湘柴油機廠的廠房,做的是同類的柴油機產品,用的是一樣的市場渠道,很大一部分員工也是來自老企業的下崗職工,

          “企業之所以進駐建湘,看中的就是這里原有的廠房設備和技術力量!

          幾萬元投入、幾名員工,就能開辦起一個微型工廠——低門檻的進駐成本,日漸提升著老廠區內的人氣,這讓劉光軍和他的同行們開始感受到不一樣的新活力。2007年,原鋁制品總廠與衡陽市其他兩家倒閉國企一道,成立“三葉創業基地”。劉光軍的身份,從原鋁制品總廠廠長,變成了三葉創業基地的董事長。此前一年,新建湘中小企業創業服務公司,也在衡陽建湘柴油機廠掛牌成立。

          從貸款到招工,從證照辦理到稅收獎勵,創業基地的服務盡其所能,就像呵護自己的孩子。2008年的一場冰災,損壞了陳曦的廠房,讓他記憶猶新的是,基地的工作人員同他一道維修,一直干到晚上12點。

          “孩子們”的成長快速而健康。雁江林主打柴油機零配件,為衡陽一家大型企業做配套,一做就是12年。如今,企業的市場已開拓至省外,產值翻了幾十倍,去年達到了1000多萬元!拔覀円粋廠的產值,就超過了以前的鋁制品總廠!标愱卣f。

          “目前在原鋁制品總廠的創業企業,一共24家,產值已經超過了5個億!备寗⒐廛姼械阶院赖氖,平均每平方米廠房就有1萬多元產值,這樣的產出強度放在當地其他工業園,也不多見。

          如今的衡陽,通過盤活老國企存量資源成立的創業基地,共有23家,成功孵化中小企業600多家。這600多家創業企業,圍繞衡陽的骨干企業做配套,已經成為當地產業鏈條中不可忽視的生力軍。

          衡陽市副市長劉正興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:“百余企業倒下去,六百企業站起來!

          瓶頸——

          老的出不去新的進不來,盼創業基地擴容

          2011年,鋁制品總廠實施改制。讓創業企業感到安心的是,改制并非簡單一賣了之——衡陽市政府通過成立投資公司,對工廠資產進行整體收儲,以資本運作的形式,妥善安置了職工。同樣的改制辦法,讓包括三葉在內的其他創業基地,繼續運行。

          不過,企業快速成長,創業基地的煩惱也隨之而來。最大的瓶頸,是空間。

          9年前,曾亞輝的衡陽市胤濤工貿有限公司進駐三葉創業基地,租賃廠房面積不過200平方米,到如今已經翻了15倍,“幾乎每年都要擴大面積”。去年,基地不得不將一處廢棄的倉庫進行改裝,為胤濤新上馬的一條生產線騰出了1000平方米的空間!澳壳翱磥砘緣蛴,但是用得緊巴巴!痹鴣嗇x說。

          三葉的廠房數年之前就已“飽和”。原有的企業要擴大面積,外面還有新的創業者想進來——因為空間的問題,劉光軍多少有些許無奈。

          為了尋找更大的發展空間,周霞選擇了搬遷。今年1月,她的衡陽凌云特種材料有限公司,在當地一家大型工業園落戶!靶录摇钡膹S房面積達到了11800平方米,企業因此增加了3條生產線。

         “搬家”的成本可不低,周霞為此新投入2000多萬。她坦言,像凌云這般有實力搬出創業基地并能很好適應新環境的企業,目前仍然不多。

          “搬到大型工業園內,租金、用工、用電、管理、物流的成本都提高了不少!毙陆ㄏ嬷行∑髽I創業服務公司副總經理段超告訴記者,不少搬出去的企業因為不適應,曾多次表示了“回家”的念頭。

          陳曦同樣想過搬遷,根據企業未來的規劃,用地面積在8000平方米以上!暗壳盎亟煌ǚ奖,且已經形成了配套的產業集群,如果搬到新的環境能否適應?我們還下不了這個決心”。陳曦說。

          “老的出不去,新的進不來!痹趧摌I基地的管理者看來,如何破解發展空間的瓶頸,他們無法回避!皠摌I基地就像小學,大型工業園就像大學,小學剛畢業就送往大學,肯定不現實!眲⒐廛娬J為,眼下的創業孵化體系,存在鏈條上的缺失。

          另選新址對基地進行擴容,是劉光軍眼下最大的期盼!凹扔小W’,對初創企業依然保持低門檻,又有‘中學’來滿足快速成長企業的需求!彼ㄗh,搭建起多層次的創業孵化體系,對創業企業既能“孵出來”,還可“送一程”。

    亚洲的天堂av无码
  • <source id="ekkuu"><bdo id="ekkuu"></bdo></source>